<track id="oscFPmz"></track>
  • <track id="oscFPmz"></track>

        <track id="oscFPmz"></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北宋的军事实力怎么样?南宋的军事实力怎么样?在中国古代割据王朝中能排前三吗?

          一战让契丹人打得丢盔弃甲,宋太宗大腿上中了两箭,不得已抢了一辆驴车,一路从高粱河(西直门外)狂奔百余里到了涿州,高粱河车神名不虚传。

          除此之外,雍熙三年,宋太宗本想趁辽国新君继位,年尚幼小,太后萧绰主政的机遇,大举北伐,即所谓的雍煕北伐。但成果是20万大军丢盔弃甲,宋初所谓名将曹彬、潘美本相毕露,曹彬先胜后败,逃跑进程中先渡拒马河,自相踩踏,逝世伤无数;刚要修整,却又被辽兵赶入沙河,史载““为辽师冲击逝世者数万人,沙河为之不流,弃戈甲若丘陵””;西路军潘美坑逝世杨业。杨业,大概是雍煕北伐唯一的亮色了,究竟杨家将流名千古,忠义之心直冲霄汉。但惋惜的是,这抹亮色,留下的也是苦涩。

          但这次雍煕北伐攻的一塌糊涂,但紧随其后宋军由进攻转向防御,辽军也就无计可施了。

          将近二十年后,1004年,辽国再次南侵。还是熟习的剧本,前期辽军攻城略地,但随着战线的拉长,很快难认为继,而宋军则在澶州(今河南濮阳),一箭射逝世辽军主将萧哒揽,由此陷入僵局。随后双方都无力持续进攻,最终达成和议。

          据后世有名宋辽史学家金庸先生考证,辽军退兵是因为萧峰段誉虚竹挟持了辽帝,是否属实,正史无载,存疑。

          辽军退兵,宋称臣纳贡,缴纳岁币。于是,双方之间保持了上百年的和平。

          实际上,澶渊之盟之后,宋辽基础停战,光复幽云十六州也就无从谈起,因为这边都不打仗了,咋收啊?

          其实,不仅对辽军如此,对西夏也是如此。进攻方面乏善可陈甚至是大败亏输,但是防守总是能够扳回局势,直到后来碰到金。

          与西夏的战斗态势整体走势与宋辽之间的战斗局面完整不同,宋辽之间有攻有守;而宋与西夏之间的战斗,早期宋基础上没有发起过像样的攻势,但在北宋将要亡国的时候,宋却雄起了一把。眼看宋徽宗要牛一把,却没想到靖康耻直接变成笑柄。

          宋与西夏之间,所谓的三大战:好水川之战、三江口之战、定川寨之战,基础都是夏攻宋守。这三次大战,虽然都是西夏自动进攻,宋军防守,战斗成果也都是西夏军获胜。战斗过程稍微有点例外的是好水川之战。

          好水川之战依然是西夏自动挑起战斗,但是战况与以往宋军习惯的打法有点不同。当李元昊带领西夏部队大举南下的时候,与以往宋军外战一味自动防守被动挨打的传统不同,这次宋两位主帅看法有了分歧。范仲淹依然主守,而韩琦则主意合兵自动出击:

          元昊虽倾国入寇,众不过四五万人,吾逐路重兵自为守,势分力弱,遇敌辄不支。若并出一道,鼓行而前,乘贼骄惰,破之必矣。

          于是韩琦命令大将任福领兵一万八千人,以桑怿为先锋,绕道怀远城欲图抄李元昊后路。自动出击的成果是宋军在好水川被西夏全歼,五万宋军无一生还。这仗宋军败得非常惨。

          于是从此以后,宋军再也没有自动出击,基础都是被动防御为主。不过防御战宋军却打得有声有色。如此局势下,宋无力光复失地,西夏则也缺少进攻才能,双方都奈何不了对方,不得不握手言和。

          但随后不久西夏就陷入内乱,而宋在宋神宗时代随着王安石新政的推行,国力上升,于是颇有进取精力的宋神宗先后动员了两次大范围的军事举动,即所谓的熙河开边和元丰五路伐夏,但战果都不甚幻想。

          轰轰烈烈的熙河开边,一方面试图切断吐蕃与西夏的接洽,另一方面试图光复河湟谷地,从东西两路夹击西夏。战略构想很完善,但宋军的攻击力实在是不尽人意。熙河开边,投入宏大的人力物力,虽然号称拓地千里,但是战线太长,当地蕃人对抗不断,不仅没有起到夹击西夏的作用,反而须要投入很大的精神保持当地的稳固,可以说是得不偿失。

          而元丰五路伐夏,则把宋军部队的弱点裸露无遗。这其中裸露出的问题就是宋军的军制和组织构造从来都不是以打胜仗为动身点的。

          元丰四年,趁西夏内乱,宋神宗安排五路伐夏。其中,李宪部出熙河路,种谔部出鄜延路,高遵裕部出环庆路,刘昌祚部出泾原路(刘昌祚受高遵裕的控制),王中正部出河东路。问题是,这五路军互不统属。真正的统帅是远在千里之外的宋神宗和朝堂上的衮衮诸公们。

          由于宋军缺少前线统一指挥,互相之间极为缺少和谐,所以这次趁西夏内部一塌糊涂而趁乱出击的宋军打得也是一塌糊涂,本应大占优势的宋军取得的战果依然是少得可怜。

          此战,宋接近全国总发动,却依旧只是占据了银、石、夏、宥诸州和横山北侧一些军事要点,完整没有伤到西夏的基本。

          如此兴师动众,得到这么一个成果,宋军的进攻实力实在是让人无力吐槽了。

          但你要说宋军完整是菜,却也不尽然。

          我们前文已经说了,宋军虽然进攻不行,但防守却可圈可点。

          防守方面最典范的例子,除了上文提到的西夏三大战,最后都是靠防御稳住了局势,使得西夏虽然每次都取得了成功,但所获却极为有限,不得不与宋议和。

          而最典范的就是其中冒出了一个防御战的巨匠,范仲淹。其实我一直感到老范的文学程度、治国程度不容猜忌,不过他的军事才干是注了水的。不是有这么一种说法么,军中有一范,西贼闻之惊破胆之类的。宋朝将领应当还没有谁能吓逝世西夏军的。

          但范仲淹的一个创举却使得宋军防守实力大增,也是我将之称为防守巨匠的原因。

          其实说白了也没什么,就是堡垒战术。通过建筑一个接一个的堡垒,并将之连成系统,这样的战术后来被四川制置使吴玠吴麟兄弟而余玠发扬光大。尤其是余玠勾住的山城防御系统,给战无不胜的蒙古部队造成了宏大的麻烦,并且在钓鱼城击毙蒙古大汗蒙哥,算是范仲淹以来的堡垒防御系统最光辉的一笔。

          这个系统使得不管是金还是蒙古,在进攻巴蜀的时候,甚至还没有进入巴蜀,在汉中就遭到了迎头痛击,吃足了苦头。直到余玠高徒刘整降元,元调剂攻击安排,废弃由巴蜀东下进攻江东的传统套路,猛攻襄阳,巴蜀山城防御系统才失去其作用。但全部巴蜀,尤其是巴东,还是让蒙军头痛,最终是怎么破解的呢?忽必烈以山城对山城,即见缝插针在南宋的山城防御系统中构建自己的城堡,使得宋的山城形不成系统,不能互相声援,也就破解了这套防御系统。

          但这种完备的防御系统使得南宋成了横扫欧亚非的蒙古大军最难啃的骨头。

          为什么宋进攻实力差劲,可防御如此优良呢?

          进攻对于部队的指挥,前线将军的指挥水准、临敌处理权利,尤其是能否一统事权是非常主要的。而两宋奇葩的军事体制的一切动身点都是为了防备部队造反应用,如何能够减弱战役力他就如何来。可历朝历代战役力强的部队,其实通常都是人财物一体,兵将一体的。而宋从不如此。

          枢密院掌军权、军令而不统兵;以三衙即殿前都指挥司、侍卫马军司和侍卫步军司分辨统领禁军和厢军,却无调兵之权;遇有战事,由率臣临时领命出征。

          “内外相制,无轻重之患;同时履行“更戊法”,畿辅与诸州禁军定期调换驻地, 以使兵不识将,将无专兵。这就使得前线作战的宋军受到了极大的限制,战役力从来无从得以真正施展。

          但是这个时候,中国的政治组织才能已经到达了巅峰,而宋又是个非常富饶的王朝,人力物力充分,组织一流,这种构造的特色是非常合适防御的,这才是宋进攻差劲,防守却顶级的真正原因。

          事实上,两宋进攻实力最强的是北宋瓦解,南宋树立的那一段时光。

          (绍兴十年六月)时张俊克亳州,王胜克海州,岳飞克郾城,几获兀术。张浚克服于长安,韩世忠胜于泇口镇,诸将所向皆奏捷

          惋惜,这一切在绍兴十一年十月,秦桧杀岳飞,而戛然而止。

          为什么这个时候的宋军进攻才能强劲,甚至岳飞号称要“直捣黄龙”呢?

          因为这个时候的宋军是最不典范的宋军。当时岳家军、韩世忠、刘光世、吴氏兄弟的部队责权力,财政、部队募集、出征等都由军头自己决议,事实上已经具备了私军的特点。

          这就使得宋高宗完颜构和秦桧要叫停北伐的真正原因。它已经完整背离了宋建军的传统。所以完颜构必定要拆解这些私军,成果是杀岳飞,逼反刘光世手下部队,造成淮西兵变和苗刘兵变,使得赵构唯一的儿子也逝世于苗刘兵变,重新恢复了宋朝的传统治军方法,再也没有光复河山的才能。

          惋惜,可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