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oscFPmz"></track>
  • <track id="oscFPmz"></track>

        <track id="oscFPmz"></track>

        1. 导航菜单
          首页 >  » 正文

          如何评价张飞?

          张飞也是我很感兴致的三国人物。不过众所周知,《三国志·蜀书·关张马黄赵传》中张飞本传的记录一如既往的简单,不过有幸的是关于张飞的记录还同时存在于《三国志》中的别处记录及裴注中,此外,《华阳国志》也有一些记录。既然要评价,就不妨以张飞本传为主干,联合这些记录进行一下梳理。

          《三国志·蜀书·张飞传》一开端流露的信息除了张飞字益德,为涿郡(今河北省涿州市)人之外,就是他“少与关羽俱事先主。羽年长数岁,飞兄事之”,他与关羽都是最早跟随刘备的人,因为关羽年长张飞几岁,张飞看待关羽如同看待自己的兄长,除了能够证明两人关系很好外,就是知道了张飞比关羽小几岁。不过关于两人与刘备的年纪差还是不知道。

          张飞本传随后的记录非常跳跃,直接到了刘备追随曹操东征吕布。不过我们联合《关羽传》中的记录可以知道张飞早期的一些阅历。刘备在乡里聚众起兵时,关羽、张飞就“为之御侮”。刘备后来依靠公孙瓒为平原相后,张飞算是有了第一个正式职务,“以羽、飞为别部司马,分统部曲”。彼时刘备刚起步不久,就让张飞与关羽一同分统其部曲,可见刘备对两人的信赖,同时也能够看出张飞此时已经有必定的统兵才能了。

          这之后到刘备投靠曹操时代关于张飞的记录则须要查阅《先主传》。曹操征讨徐州,徐州牧陶谦向田楷求救,田楷派遣刘备去救济。后来陶谦病故,刘备“领徐州”,遭到袁术攻打,刘备留下张飞驻守下邳,自己率军于盱眙、淮阴抗衡袁术,互有输赢,成果:

          先主与术相持经月,吕布乘虚袭下邳。下邳守将曹豹反,间迎布。

          张飞并没能守住徐州。关于曹豹反水,吕布袭取下邳的进程,《先主传》注引《好汉记》记录:

          备留张飞守下邳,引兵与袁术战於淮阴石亭,更有输赢。陶谦故将曹豹在下邳,张飞欲杀之。豹众坚营自守,使人招吕布。布取下邳,张飞败走。

          而在《魏书·吕布传》注引《好汉记》中的记录更为详细:

          布水陆东下,军到下邳西四十里。备中郎将丹杨许耽夜遣司马章诳来诣布,言“张益德与下邳相曹豹共争,益德杀豹,城中大乱,不信任。丹杨兵有千人屯西白门城内,闻将军来东,大小踊跃,如复更生。将军兵向城西门,丹杨军便开门内将军矣”。布遂夜进,晨到城下。天明,丹杨兵悉开门内布兵。布于门上坐,步骑放火,大破益德兵,获备妻子军资及部曲将吏士家口。

          这次事变实质上是张飞与曹豹之间抵触激化引发的丹杨兵兵变。刘备初到徐州时“自有兵千馀人及幽州乌丸杂胡骑,又略得饥民数千人”,后来陶谦“以丹杨兵四千益先主”。此时刘备在徐州立足未稳,主体丹杨兵再产生变乱,张飞战败自在情理之中。从这一事件我们能够看出张飞性情存在必定缺点。因为缺少记录,我们不知道张飞和曹豹之间到底有着怎样的抵触让两人关系发展到如此水火不容的田地,但张飞自己在处置关系上显然也是负有一部分义务的,如果硬要说个原因,大约与陈寿评价张飞的“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有关,因为张飞后来对严颜、刘巴态度就截然不同。

          刘备此后一度与吕布讲和,还驻小沛(属豫州),后来毕竟为吕布所逐,只能投奔曹操。这便连接上了张飞本传后面的记录:

          先主从曹公破吕布,随还许,曹公拜飞为中郎将。

          中郎将在汉末是一个介于将军、校尉之间的中级武官,张飞在消灭吕布后被曹操以东汉朝廷的名义拜为中郎将阐明了两个问题。其一、张飞在东征吕布的战役中有必定让曹操亮眼的表示,其二、曹操对张飞统军作战的才能给予了确定。中郎将也是张飞从东汉朝廷那里获得的第一个正式职位,这个时光应当是在建安三年。顺便,彼时关羽应当也有所表示,这也促成了曹操后来对关羽的重用,不过在关羽本传中失之记录。

          此后刘备分开曹操,袭取徐州,曹操征讨刘备,刘备败投袁绍,关羽暂时归降曹操。此后直到刘备南依刘表为止,张飞的运动失之记录。不过张飞这一时代的运动也不是完整没有痕迹,《魏书·夏侯渊传》注引《魏略》提到:

          初,建安五年,时霸从妹年十三四,在本郡,出行樵采,为张飞所得。飞知其良家女,遂认为妻,产息女,为刘禅皇后。故渊之初亡,飞妻请而葬之。

          曹操击破刘备正是在建安五年正月,文中所谓“本郡”指的应该是曹操及诸夏侯、曹所出的沛国谯郡,夏侯霸从妹此时被张飞所获能够阐明张飞此时在这一带运动,后来又在某一时刻回到刘备身边,与刘备一同南下投奔刘表。

          第二次丢掉徐州是刘备早期的一次重大失败,让他失去了盘踞州郡,发展权势的一次主要机遇。这次失败还导致关羽暂时归降曹操。而张飞这一时代的运动虽然失之记录,但是从他尚能在沛国一带运动来看,他应当还保有必定的部队。在这种绝对劣势下能够保留自己并最终回到刘备身边,无疑阐明了张飞的统帅才能和对刘备的虔诚,完整对得起他此前获得的中郎将这个职位。张飞在军事上的才能后来在曹操南下篡夺荆州,刘备南撤途中有了更进一步的表示。

          “表卒,曹公入荆州,先主奔江南。曹公追之,一日一夜,及於当阳之长阪”,此时:

          先主闻曹公卒至,弃妻子走,使飞将二十骑拒后。飞据水断桥,瞋目横矛曰:“身是张益德也,可来共决逝世!”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

          张飞奉命“拒后”,“二十骑”未必表现张飞身边只有这么点人,但兵力不占优是确定的,他面临的形势是很严格的,迟滞曹军的进军,为刘备南撤争夺时光,同时保留自己。最终张飞胜利达成了这两个目的。他“据水断桥”,应用地形阻滞曹军,辅以“瞋目横矛”的大喝,从而让“敌皆无敢近者,故遂得免”。这一段凸显了张飞用兵的一个特色,就是擅长应用地形,这一点在后面入川后的战斗中也有表示。至于张飞“瞋目横矛”给曹军心理造成震慑,则能从一个侧面阐明张飞形象大约是比拟粗犷的。

          赤壁之战后,攻取江陵期间,张飞曾奉刘备命暂时借调周瑜处作战。《吴书·周瑜传》注引《吴录》记录:

          备谓瑜云:“(曹)仁守江陵城,城中粮多,足为疾害。使张益德将千人随卿,卿分二千人追我,相为从夏水截仁后,仁闻吾入必走。”瑜以二千人益之。

          张飞这一时代与周瑜有所接触,周瑜后来给孙权上疏称张飞与关羽皆为“熊虎之将”,建议孙权囚禁去见他的刘备,将他和关羽、张飞离开。关羽在赤壁之战期间曾率刘备手下的水军作战,周瑜对他的懂得当与此有关,而对张飞的懂得应该就是攻取江陵期间这段一同作战的阅历了,他对两人的确定还是很有分量的。幸而囚禁之策未成,后来刘备平定荆南四郡(零陵、武陵、桂阳、长沙),又获得了半个南郡,即包含江陵在内的江南部分:

          以飞为宜都太守、征虏将军,封新亭侯,后转在南郡。

          这一时代关羽的职务为“襄阳太守、荡寇将军,驻江北”,爵位继承了归降曹操期间获得的汉寿亭侯爵位,实行绝北道的义务,无疑在刘备阵营中最为主要。张飞此时虽然为宜都太守,但后来转在南郡,这是刘备在荆州的治所,以张飞驻此足以阐明刘备对张飞的器重,而他在刘备阵营军事将领中的位置也是仅次于关羽。

          后来刘备自己先期入蜀,张飞、诸葛亮、赵云则是第二批入蜀:

          飞与诸葛亮等溯流而上,分定郡县。至江州,破璋将巴郡太守严颜,生获颜。飞呵颜曰:“大军至,何以不降而敢拒战?”颜答曰:“卿等无状,侵夺我州,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有降将军也。”飞怒,令左右牵去斫头,色彩不变,曰:“斫头便斫头,何为怒邪!”飞壮而释之,引为宾客。(华阳国志曰:初,先主入蜀,至巴郡,颜拊心叹曰:“此所谓独坐穷山,放虎自卫也!”)飞所过战克,与先主会于成都。

          张飞本传中关于张飞入蜀的记录突出他分领一军和义释严颜两件事,但张飞毕竟是如何进军的却不甚明了。《先主传》提到“诸葛亮、张飞、赵云等将兵溯流定白帝、江州、江阳,惟关羽留镇荆州”,也没阐明具体如何分兵。《诸葛亮传》提到“亮与张飞、赵云等率众溯江,分定郡县,与先主共围成都”,除了最后的“共围成都”,也不知道进程。荣幸的是,《华阳国志·刘璋志》中有一段记录可为弥补:

          十九年,关羽统荆州事,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溯江降下巴东,入巴郡。巴郡太守巴西赵筰拒守,飞攻破之,获将军严颜,谓曰:“大军至,何以不降,而敢逆战?”颜对曰:“卿等无状,侵夺我州。我州但有断头将军,无降将军也!”飞怒曰:“牵去斫头!”颜正色曰:“斫头便斫,何为怒也!”飞义之,引为宾客。赵云自江州分定江阳、犍为,飞攻巴西,亮定德阳。巴西功曹龚谌迎飞。璋帐下司马蜀郡张裔距亮,败于陌下,裔退还。

          要剖析这段记录,我们先看看《华阳国志》中《巴志》的地图:

          从这段记录联合地图来看,诸葛亮、张飞、赵云溯长江西进,篡夺巴郡后分兵,赵云自江州持续西进篡夺江阳、犍为,张飞、诸葛亮由巴水北上,在垫江(今合川)二次分兵,张飞持续北上篡夺巴西,诸葛亮转而向西篡夺德阳(今遂宁)。不过关于这段记录,也不是全无分歧,《蜀书·张裔传》记录:

          张飞自荆州由垫江入,璋授裔兵,拒张飞於德阳陌下,军败,还成都。

          虽然佐证了张飞确切由垫江而入,但张飞在这里不是北上篡夺巴西,而是西进与张裔战于德阳,这与《华阳国志》中诸葛亮与张裔战于德阳相抵触。不过从此后张飞领巴西太守来看,无疑《华阳国志》的分兵记录更为可靠。

          张飞在入蜀作战中,无论是合兵时代在巴郡义释严颜,还是分兵后北上篡夺巴西郡,都证明了张飞具有独自领军攻取州郡的才能,是一位能够独当一面的方镇大将。

          张飞篡夺巴西郡后,转而向西,“夏,刘主克雒城,与飞等合围成都”,刘璋在成都开城投降后:

          益州既平,赐诸葛亮、法正、飞及关羽金各五百斤,银千斤,钱五千万,锦千匹,其馀颁赐各有差,以飞领巴西太守。

          张飞与诸葛亮、法正、关羽均为第一规格的赏赐,关羽独镇荆州,诸葛亮是第二阶段入蜀的核心,法正作为内应为刘备供给了至关主要的辅助,张飞与三人并列一档足见这一阶段张飞北定巴西、共围成都的功绩是相当主要的。而张飞随即担负巴西太守,治阆中,镇守益州东北这一冲要之处。这与张飞荆州时代虽然为宜都太守,但仍旧统军驻南郡不同,他正式成为实领一郡的方面大员。镇守巴西,除了可能的作战外,内政治理也是题中应有之义,故而说张飞具有必定的行政管理才能也是没有大问题的。此时时光为建安十九年。

          镇守巴西到刘备进位汉中王期间,张飞最亮眼的表示就是在巴西挫败了张郃的进攻。《张飞传》记录:

          曹公破张鲁,留夏侯渊、张郃守汉川。郃别督诸军下巴西,欲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蒙头、荡石,与飞相拒五十馀日。飞率精卒万馀人,从他道邀郃军交战,山道迮狭,前后不得相救,飞遂破郃。郃弃马缘山,独与麾下十馀人从间道退,引军还南郑,巴土获安。

          《先主传》记录:

          曹公使夏侯渊、张郃屯汉中,数数犯暴巴界。先主令张飞进兵宕渠,与郃等战於瓦口,破郃等,收兵还南郑。先主亦还成都。

          《华阳国志·刘先主志》记录:

          公留征西将军夏侯渊、益州刺史赵颙及张郃守汉中,公东还。郃数犯掠巴界,先主令张飞等进军宕渠之蒙头拒郃,相持五十馀日。飞从他道邀郃战于阳石,遂大破郃军。郃失马,缘山,独与麾下十馀人从间道还南郑也。

          《魏书·张郃传》的记录虽然倾向张郃,但也不讳言他没有获胜:

          太祖还,留郃与夏侯渊等守汉中,拒刘备。郃别督诸军,降巴东、巴西二郡,徙其民於汉中。进军宕渠,为备将张飞所拒,引还南郑。

          “阳石”、“荡石”当为同一地点。当时的背景是建安二十年,刘备正在与孙权争取荆州,孙权袭取长沙、桂阳、零陵,刘备亲自下公安,令关羽入益阳,双方相持不下,而在这全部期间,张飞并没有追随东进,而是始终镇守阆中,可见此处位置之主要,也可看出刘备对张飞才能的信赖。此时曹操篡夺汉中,张鲁投降,益州北部门户洞开。刘备立即与孙权达成协定,双方沿湘程度分荆州,刘备保存半个南郡、零陵、武陵,孙权保存半个江夏、长沙、桂阳。刘备回至江州(今重庆),作为张飞的后盾,张飞则在前方抗衡已经进至宕渠一带的张郃。

          从之前《巴志》的地图可以看出,宕渠所在的地位已经深刻益州,张郃当时进至宕渠,可以说再往南一步,就打入益州腹地了,张飞此战的义务绝不仅仅是驱赶张郃的骚扰,而是阻挡曹军深刻益州的主要一战。在这一战中,张飞再度应用自己镇守巴西,熟习当地地理的优势,一面在正面阻击张郃,一面亲率精锐万人,“从他道邀郃军交战”,应用“山道迮狭”的地形,让张郃前后不得相顾,最终取得了成功,迫使张郃退回南郑,保全了巴西地域,辅助刘备稳固了益州的局面。刘备也正是在张飞取胜后才返回成都,积蓄力气,为北取汉中做筹备。

          由此,擅长应用地形基础可以作为张飞统兵作战的一个特色了,曹魏程昱称颂张飞的“万人之敌”应该与此有关,究竟张飞也算曾在曹操手下作战,程昱对他有所懂得完整正常。

          建安二十三年,刘备开端攻取汉中的战斗,张飞本传中没有记录他在这一战斗中的表示,然而这并不阐明张飞没有参与这一战斗。《先主传》记录:

          二十三年,先主率诸将进兵汉中。分遣将军吴兰、雷铜等入武都,皆为曹公军所没。先主次于阳平关,与渊、郃等相拒。

          然而依据《魏书·武帝纪》,入武都的并非只有吴兰、雷铜,还有张飞、马超:

          刘备遣张飞、马超、吴兰等屯下辩;遣曹洪拒之。

          而关于张飞的具体表示,则在《曹休传》中:

          备遣张飞屯固山,欲断军后。众议怀疑,休曰:“贼实断道者,当伏兵潜行。今乃先张声势,此其不能也。宜及其未集,促击兰,兰破则飞自走矣。”洪从之,进兵击兰,大破之,飞果走。

          张飞在这一阶段并不是作为主力作战,而是配合吴兰、雷铜,率军断曹军之后,然而因为曹洪正面击破吴兰,《武帝纪》记录:

          曹洪破吴兰,斩其将任夔等。三月,张飞、马超走汉中,阴平氐强端斩吴兰,传其首。

          正面吴兰被击破,张飞、马超断其后的作战也就没有了意义,只能退走。无疑,此次作战并不胜利,张飞、马超最后能保住己部退走,也算是挽回了一些面子。张飞本传中为传主讳,不写这段也可以懂得。不过,这一作战张飞的玩脱虽然阐明张飞才能有必定局限性,但却不能证明张飞才能就言过其实,因为他本就不是此次的主力,而是断后的奇兵。

          此后,刘备亲自率军“自阳平南渡沔水,缘山稍前,於定军山兴势作营”,后又阵斩夏侯渊,最终曹操亲自来到汉中也未能挽回局势,刘备最终篡夺了汉中,保证了益州的安全并很快进位汉中王。

          刘备为汉中王后,“拜飞为右将军、假节”,而此时关羽的待遇是“拜羽为前将军,假节钺”,马超为“拜超为左将军,假节”,爵位保存此前的前都亭侯,黄忠仅为后将军并赐爵关内侯。能够看出,关羽此时以“董督荆州事”身份镇守荆州,实际领有荆州刘备把持区,刘备给予他符节、斧钺,享有最高的临机独断之权,张飞镇守巴西,实领一郡,刘备给予他符节,也有必定的临机独断之权,马超的政治位置颇高,虽然此时仅为“督临沮”,但该给的待遇还是都给了。就本质上来说,张飞此时在刘备阵营军事将领中的位置仍旧仅次于关羽。

          到了章武元年,刘备称帝,张飞“迁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汉制,最高为大将军,次骠骑将军,次车骑将军。刘备空大将军未设,显然是留给关羽的,但是关羽此时已经被东吴所杀,因此空而未设。马超政治位置高,此时为骠骑将军,遥领凉州牧,进封斄乡侯。相比起来,张飞虽然是第三位的车骑将军,但同时兼任了纠察百官的司隶校尉,这个职务在张飞被害后由诸葛亮继承,可见其主要,同时仍旧实领巴西一郡,镇守阆中,在实权上无疑是高过马超的。

          最后,关于张飞在刘备东征前夕为帐下将范彊、张达所杀的问题,这应该是两方面共同造成的,一方面是张飞治军严格,“暴而无恩”,爱好鞭笞士卒,刘备为此曾告诫他:

          卿刑杀既过差,又日鞭挝健兒,而令在左右,此取祸之道也。

          但张飞并没有汲取教训,最终在征吴前夕被害。另一方面估量还是“爱敬君子而不恤小人”,最终刺激两人铤而走险。实际上,张飞的气量是颇大的,除了义释严颜外,他和刘巴之间的事情也是一个例子,《刘巴传》注引《零陵先贤传》记录:

          张飞尝就巴宿,巴不与语,飞遂忿恚。诸葛亮谓巴曰:“张飞虽实武人,仰慕足下。主公今方收合文武,以定大事;足下虽天素高亮,宜少降意也。”巴曰:“大丈夫处世,当交四海好汉,如何与兵子共语乎?”

          可见张飞确切“爱敬君子”,有气量,或者说识大体,即便刘巴这样公然给张飞为难,甚至蔑称张飞为“兵子”,让刘备都为之恼怒,张飞也只是“忿恚”,没把刘巴怎么样。范彊、张达作为帐下将也非一般士卒,恐怕他们不属于张飞“爱敬”而是“不恤”的对象,最终激化了互相之间的抵触。这应当说是张飞性情的缺点。

          最后,虽然张飞本传记录两人杀戮张飞后,“持其首,顺流而奔孙权”。然而翻遍《吴书》都找不到关于张飞首级的记录,甚至在刘备东征初期孙权第一次求和时也没有这方面的记录,与《魏书》明白记录关羽首级被送到洛阳不同。而关于两人在云阳丢弃张飞首级的传说又荒谬不经,综合起来,两人很可能并未能够将张飞首级送到孙权处,要么基于传说将张飞首级留在了云阳邻近,要么被张飞部下追回,最后和张飞身躯一并葬于阆中。向刘备奏报张飞噩耗的“飞都督”之表内或许就有相干内容,惜乎表文不存,难以确知了。

          毫无疑问,张飞长期作为刘备阵营军事将领的二号人物,拥有独镇一方的才能,擅长应用地形统军作战,是一位出色的军事将领,但是也存在性情缺点,这也导致了他最终的被害。要说对张飞的评价,刘备进封张飞为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进封西乡侯的策文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评价:

          朕承天序,嗣奉洪业,除残靖乱,未烛厥理。今寇虏作害,民被荼毒,思汉之士,延颈鹤望。朕用怛然,坐不安席,食不甘味,整军诰誓,将行天罚。以君忠毅,侔踪召、虎,名宣遐迩,故特显命,高墉进爵,兼司于京。其诞将天威,柔服以德,伐叛以刑,称朕意焉。诗不云乎,“匪疚匪棘,王国来极。肇敏戎功,用锡尔祉”。可不勉欤!

          “以君忠毅,侔踪召、虎,名宣遐迩,故特显命,高墉进爵,兼司于京。其诞将天威,柔服以德,伐叛以刑,称朕意焉”,可以说是一个很好的概括了,也符合后来追谥张飞的“桓侯”。

          最后,关于张飞的形象,除了“瞋目横矛”能够阐明较为粗犷外,张飞本传记录:

          初,飞雄浑威猛,亚於关羽,魏谋臣程昱等咸称羽、飞万人之敌也。

          《吴书·周瑜传》中周瑜也给孙权上疏提到:

          刘备以枭雄之姿,而有关羽、张飞熊虎之将,必非久屈为人用者。

          也都能证明大约是比拟粗犷的。实际上,历史上后来官方为张飞所作画像的形象就已经是所谓“豹头环眼”的形象了,比如故宫南薰殿所藏张飞画像:

          故宫南薰殿所藏张飞画像,已经是所谓“豹头环眼”形象了

          不仅如此,张飞墓所在的四川阆中汉桓侯祠中,张飞也是这样的形象,笔者曾去那里游览:

          汉桓侯祠大门外汉桓侯祠内部正殿正殿内的张飞塑像通往张飞墓亭途中的匾额张飞墓亭,也就是张飞墓正面张飞墓后部,可以看出范围颇大,上方房檐即墓亭所在张飞墓介绍

          最后,要论塑造形象之夸大,还要数成都武侯祠内的张飞塑像,笔者当然也去过:

          成都武侯祠内的张飞塑像

          历史形象有时就是这么的虚虚实实、模含混糊。